股票配资

全球股票型基金由此前的连续“失血”转为大幅

最近这几天,在收益率跌至历史低位的时候,并将负利率债券规模推向创纪录水平后,过去两周,全球债市突然陷入大幅调整,美国、德国和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相继反弹至8月以来高位。

英为财情数据显示,作为全球债市风向标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过去一周大幅上行35个基点,单周上行幅度创2016年11月19日当周以来最大。9月4日至13日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短短8个交易日里上行达44个基点。

股票

欧洲方面,有代表性的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8月中旬跌至最低-0.71%后企稳,进入9月展开快速反弹,截至9月13日累计上行28个基点。德国25年期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举重返正值。

全球债市调整共此时,中国债市亦不例外。在月初降准消息公布后,中国债市收益率走高。在16日盘中,银行间市场上10年期国债活跃券最高成交到3.12%,较月初低点反弹11个基点,继10年期美债、10年期德债后,收益率涨至8月以来最高水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9月以来,全球部分主要央行宽松动作不断,欧洲央行重拾降息、中国央行祭出“全面+定向”降准,市场还普遍认为美联储将在本月再次降息。宽松靴子相继落地,全球债市却遭遇大幅调整,多少令投资者有些意外。

推手现身

过去这一年,属于债市的“大年”。到今年8月,不少欧洲国家甚至连30年期国债收益率都沦为负值,成为债券牛市疯狂的注脚。那么,9月以来全球债市行情缘何突然上演急转弯?

一些分析人士提到了供给端的扰动。综合来看,更关键因素应该是两个:一是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提升;二是前期债券收益率太低。

近期,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提升。在避险资产阵营中,除债市全面调整外,贵金属价格亦从高位回落。在风险资产阵营中,8月以来全球股市上涨,标普500指数重回历史高点附近,上证综指亦从8月低点反弹近10%。9月以来,澳元、新西兰元等典型风险货币纷纷对美元升值,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度反弹超过1600点。

国盛证券固收分析师刘郁表示,如果说前期全球债市收益率持续下行,受避险情绪推动,那么,这一过程在9月以来在朝着反方向演进。

另一关键原因可能是债市收益率太低。利率低本身就是风险。华泰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继强称,前期美债收益率下行至2016年低位附近,已隐含多次降息预期,存在一定超跌嫌疑。在接近重要阻力位后,美债收益率在情绪推动下反弹。

2019年以来,全球资金持续涌向债市在将收益率压至极端低位的同时,造成单边交易过于拥挤。以往经验多次表明,在利空刺激下,拥挤交易可能引发剧烈反向调整。这在近期债市调整中表现得比较明显。

8月,我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短暂跌破3%,此后便出现下行乏力的迹象。对国内债市来说,海外市场调整及风险偏好变化同样构成扰动因素,再加上8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和金融数据超预期、月初中期借贷便利(MLF)操作落空、专项债额度提前下达等因素影响,短期内边际利空不少。

股票诱人

近期“股债跷跷板”现象比较突出。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9月5日至9月11日,全球股票型基金由此前的连续“失血”转为大幅“吸金”,而此前一直备受青睐的全球债券型基金的“吸金”速度明显放缓。在债市收益率降至历史低位之后,全球资金显露出“弃债转股”的苗头。

当前股市有两大利好“撑腰”。

一是相对债券而言,股票性价比上升。当前债市收益率太低。8月底,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穿标普500股息率,为2009年以来首次。股息率超过无风险债券收益率,意味着即便对青睐固定收益的投资者来说,股票的性价比也开始变得诱人。

二是风险偏好提升阶段性地利好股票。近期风险偏好为何回升?原因可能包括:全球贸易紧张情绪缓和;全球主要央行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;数据表明经济状况没有原先预期的那般糟糕。比如,美国8月消费数据稳定增长,推动该国核心CPI升至2.4%,创11年新高。美国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结束倒挂,也表明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减弱。在这两项利好中,前者意味着股票在中长期内跑赢债券几率上升,后者意味着股票在短期内跑赢债券成为大概率事件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